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裴慕被陆林先的无耻震惊了,结巴了几句不知该说什么,然后就被陆林先痛快地挂了电话。

    听着嘟嘟忙音愣了一会,又有点怅然。

    什么时候他也能像陆林先那样就好了,可以光明正大地,理直气壮地说出自己的心情,而不是藏着掖着,只能默默地做别人剧情的局外看客。

    相比起这些人的各有所思,秦舒只用了一天就缓过劲来了。

    目的不去考虑,只说她答应了和陆林先比赛,那么总是要拿出真功夫的。

    阴阳客栈最新的单元已经讲完了,正巧赶上秦舒开学,她便顺势标上完结,然后开了阴阳客栈第二部的文案出来预览。

    实体书肯定是要出的,这一次和以往不同,阴阳客栈不是一个完整连贯的言情故事,而是由一个一个单元剧连接在一起的玄幻文,在出版必经的修改一事上,秦舒头一次强硬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修改瑕疵可以,但是绝对不做大幅度删减,更不可能为了少印几页,减少个十几万字。

    如果答应她这个条件的话,实体书版权她可以潇洒地给,没问题。不答应,那就直接不用谈。

    说起来,卿书这个名字已经今时不同往日,自她成为无线众霸主之一,琳琅书的影视改编又大获成功之后,她的名字已经从网文圈传播到了编剧圈,多少影视公司双眼放光,盯上了她的其它小说。

    再者,她的实体书销量一直不错,书系列之后的十六国,销量比以前翻了几番,不仅首印册数比以往的多了好几倍,后头更是一直都有在加印。

    这样的形势之下,对于卿书的要求,出版社自然不会拒绝。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卿书这样说,那么他们铁定翻脸不要,本来嘛,只不过是有些红而已,就敢和出版社叫板提出百般要求,不治一治怎么行?

    可现在不同了,“神格未成”这四个常被用在卿书身上的字,不知不觉已经消失了好久。

    网络销量高,无线销量高,实体销量高,小说改编成电视剧收视率还能拿下全国第一……这样还不算牛,要怎么样才算牛?

    卿书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大神了。

    而且还是商业价值超高的大神,不管她提什么要求,出版社都觉得情有可原,能够接受。

    更何况她提的并不是什么很过分的要求,只不过不愿意删节内容罢了,这有什么?不愿意删,那么他们就给她多印几页,一本印不完印两本,两本印不完印三本,一套书本数多,售价开高一些就是了,反正有销量,不用担心会卖不出去。

    和出版社谈好,秦舒花了几天功夫把文改好交过去,后头的事情就有若絮帮她跟进,她也能打起全副精神,投入到高一第一个学期的学习中去。

    秦舒和陆林先、裴慕同一个班,排位置的时候,他们两个坐在她后头,她旁边是个戴眼镜的女生,沉默寡言,开学一个星期,秦舒和她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温姜分在了十班,教室在二楼,和他们不同层,段遇真的教室就在对面那栋楼,好巧不巧,就是温姜他们班对面的那个窗子。

    在同一个学校,温姜和段遇真见面容易了很多,家住的又近,常常能看到他们两个一起来上学,回家也是,一个星期里,一半和秦舒三人一起,一半和段遇真一起。

    对此,秦舒虽没有说什么,却也开始想其它的办法,努力把温姜的注意力从段遇真身上转移。

    每天要上课,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秦舒灵光一闪,拉着温姜开了个微博。

    开了微博要做什么?温姜不像秦舒,有一群读者,也不像贺人玉,有一群等着听歌的粉丝,除了刷刷新闻,看看趣事,似乎没什么别的事情可做。

    秦舒倒是想到一件事,“你不是在学画画么?可以在微博上分享你画的东西啊,算是一种记录,等过个几年你再回头看,肯定会有很多感触!”

    没有特别积极,也没有反对,温姜在生活之余,开始把自己在画室画的东西上传到微博,每画成一幅,就写下时间,标上名字,多余的一概不说,只简简单单地发一条动态。

    别说,这招还真有点效果,温姜的注意力没再全副集中在段遇真身上,她本来就喜欢画画,有了微博以后,时常上传画作,慢慢的开始有两三个人会评论。

    她找到了一种满足感,画画之于温姜,就像小说之于秦舒,地位和重要性日渐加深。

    温姜的情况不那么让人担忧了,秦舒和陆林先的‘比赛’也正式开始。

    第一次月考如期而至,秦舒和陆林先都拿出了全力,一点也没有要给对方放水的意思。

    结果出来的那天,秦舒居然很紧张,甚至比中考时还要更在意。

    分数还没细看,一看排名,便知晓了到底谁输谁赢——陆林先全年级第一,她在第二的位置。

    第一个学期还没有文理分科,都加在一起算,陆林先只有数学扣了分,其他科目全满,而秦舒的数学、物理和化学都扣了分,第三名的分数和她没有相差多少。

    “你要忙的事情很多,我知道,写小说、实体版权、影视版权……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处理,事情一多,精力就不够用了。”陆林先这样对她说,“我只需要专注学习这一件事,会赢你是正常的,这不表示你有哪里不好,我只是运气比你好而已。”

    “得了吧。”秦舒笑着斜他一眼,“说的我多输不起似的,你赢了就是你赢了,是我学的不如你透彻,不过别得意啊,下一次考试我会追回来的。”

    他对此不置可否,“那……你想好要用哪种表情接受我的表白了吗?”

    秦舒:“……”

    ……

    裴慕和温姜事后都有分别追问过两位当事人,那个赌注到底作数了没有,然而两个人都只但笑不语,留下一个内涵满满的表情,让他们思索了好几天。

    还是裴慕先反应过来,如果没成功的话,陆林先绝对不会笑成那个狐狸样,那从表情中散发出来的开心,隔着几百米都能感觉得到。

    除此之外,裴慕仿佛还从中感受到了一丝来自陆林先的恶意——他当时的表情,怎么越想越像嘲笑呢?

    一下子想到温姜,再想到和他们一楼之隔的段遇真,裴慕顿时没了八卦的心情,如同霜打得茄子般,蔫了。

    提到这个有些伤心,他眼看着温姜和段遇真感情越来越好,常常笑在嘴边,苦在心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