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七十二章 一切为了和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918年8月15日19:00,伏尔加联邦,萨马拉联邦政府外交部

    “特使先生,伏尔加联邦的成立初衷,就是一切为了和平,战争的目的也是为了谋求持续而公正的和平,在同盟国和协约国停战并达成和平协议之前,伏尔加联邦不会退出协约国的阵营,当然,在我们元首的英明领导下,联邦可以成为同盟国和协约国之间展开和平谈判的桥梁及纽带……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诚意,不知道这样的立场,您理解了没有?”

    佩佩作为联邦内阁总理兼外交部长,其实在伏尔加联邦这个军事独裁的傀儡政权中,更多的是担当了管家的角色,大的方针和方向,说起来不怕人笑话,当然是被他称为“元首”的联邦武装力量总司令王庚一言而决,华夏王在协约国东线联军也好,在伏尔加联邦也好,说是采取的民主集中制的方式,其实大权独揽早就不是秘密。

    协约国东线联军的宪兵司令部和伏尔加联邦的国家安全局差不多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这个时候对华夏王来说,对外情报的收集和开展更多的利用了协约国列强的资源,而对内的肃反和监督则通过宪兵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这一明一暗的机构来维系。

    至于联邦国防军、国民警卫队统统都要接受宪兵司令部的监督和审查,当然在联邦境内以联邦国家安全局的名义进行,秘密警察这个名字总带给人恐怖和惊悚的印象,而国家安全局则听上去更中性一点。

    古斯塔夫-施特雷泽曼当然知道伏尔加联邦的国家元首就是那位挂着武装力量总司令头衔的华夏王,不过从佩佩利亚耶夫嘴里第一次听到元首这个词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这意味着,作为傀儡政权出现在伏尔加河畔的这个联邦,差不多就是公开宣称要走军事独裁的道路,什么议会和内阁都是总司令阁下手里的棋子而已。

    “佩佩阁下,俄国人民的命运,终将掌握在俄国人民自己手里……若战争终结世界和平的话,协约国东线联军就不复存在……那个时候,您的元首阁下,是回亚洲去领导中日同盟呢,还是继续留在这片土地上当元首?”

    施特雷泽曼眼珠子转着试探的问着,其实是想知道以佩佩为代表的联邦籍领导人,对未来的想法和期待,看看是否能离间和分化华夏王和他的联邦籍部下将领,虽然当初黄皮肤的蒙古人统治了这片土地长达几百年之久,但是,难道华夏王真打算从此在伏尔加联邦扎根不成?

    “这个不劳您费心,我们元首一致立志于缔造世界大同四海一家的和谐社会,在伏尔加联邦讲的是民族自治和一视同仁,信仰和宗教都是完全自由的,只要遵守联邦法律,维护国家的安全和统一,对了,特使阁下,联邦承认多重国籍,您和鲁登道夫阁下日后若在德国混不下去了,来伏尔加联邦,我一定给你们保留几个合适的位置发挥你们的余热……”

    佩佩这人其实很谨慎,对德国特使的试探和撺掇直接了当的予以打断,顺带替伏尔加联邦做起了广告,要说欧洲就那么大点地方,各国王室和贵族几百年来通婚和政治联姻的例子数不胜数,法国人当英国国王和德国女人当俄国女皇这种事情都不少见,鲁登道夫和施特雷泽曼都还属于名字里木有“Von”的新兴权贵,说起来在德国不属于贵族和有底蕴的上层,战争一旦结束,保不齐就要成为国内保守势力的清算对象,到时候流亡国外可不是没有可能的。

    “呃……这个说笑了……就是战争结束了,作为领导同盟国取得胜利的鲁登道夫阁下和兴登堡阁下相必在国内会更上一层楼,至于我嘛,议会里自然还有我的一席之地,说什么来联邦流亡这简直开玩笑……言归正传,鲁登道夫阁下希望你们能派代表访问柏林,我们就在柏林签署和平协议,这没问题吧?”

    施特雷泽曼眼珠子乱转,显然压根不信自己或者鲁登道夫将来没准有流亡的一天,在他看来,德国一旦在西线取得秋季攻势的胜利,就能以胜利者的姿态提出和谈并把战争结束掉,作为最大的有功之臣,鲁登道夫和自己怎么会连德国都没有容身之地呢?这个佩佩简直是不知所谓。

    “唔……柏林我们当然要去,不过是停战以后,考虑到彼此立场的微妙之处,我们可以在萨马拉签署秘密和约,双方的正式缔约可以放在同盟国和协约国的停战和约签署时一揽子完成……”佩佩沉吟着没有答应去什么柏林签署和约,伏尔加联邦不能正式脱离协约国阵营去当叛徒,更不能叫美英法抓着把柄,这会儿双方在东线媾和只能是私下、秘密的进行,并以实际的停战来作为成果。

    “只能签署秘密和约么?这未免有些难以叫人信服,回头我们是遵守约定了,你们一转眼又撕破脸在东线捅我们一刀的话,我怎么给鲁登道夫交代?德国人民绝对不会原谅背信弃义的家伙,别看你们联邦有30万国防军,论装备水平和战斗力,我们只要2个二线集团军就能横扫你们!”施特雷泽曼脸色有点失望,咬着牙威胁道。

    “我真纳闷了施特雷泽曼,您还是德国议员呢,这话说的一点没有水准,和约只有在双方各取所需而且力量均衡的时候才真正有效,跟和约的签署方式和表达形式有一毛钱的关系么?我们要是没有力量保卫自己的领土,那活该被你们横扫,可你们要是判断错了形式,将来作为战争失败替罪羊被德国人民秋后算账扔出来的时候,可别说我们不接受你们的避难申请!”

    佩佩说的这话,差不多就是之前佩佩这厮自己就和约的真实有效性请教华夏王的时候,王庚扔回给他的回答,当时佩佩是醍醐灌顶如梦初醒,这会儿把华夏王的回答硬邦邦的扔回给德国特使堵他的嘴的时候,联邦内阁总理心里舒爽无比,丛林法则不就是如此么?谁会被一纸和约捆住了手脚?还不是双方对彼此实力的判断才是博弈的真正依据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