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48 领证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钟欣然被她母亲关在家里面壁思过,这两天,她非但没有平静下来,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越想越生气。她才是沈家未来的儿媳妇,为什么沈亦铭、安暖,甚至她的未婚夫,全都站在童晓那边。虽然她那样对童晓却是有些过分,可他沈家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呀。

    童晓,童晓,全都是因为童晓,只要有这个女人在,她就没个好日子过。过去她千方百计也得不到沈辰鹏的芳心,对童晓是那么的羡慕与嫉妒。现在,她是沈辰鹏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可是这个男人心里依旧想着童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甚至连手都没牵一下。那次暴雨,他竟然先把她送回家,跑去和童晓同居一天一夜。那么长的时间,孤男寡女,会做些什么,她当然会有想象。如果沈家能够考虑到这层,是否也可以理解她后来的所作所为。

    钟夫人进来给她送饭,一直叹着气。

    钟欣然有些慌了,“妈,你叹什么气?爸回来了吗?他怎么说?”

    “你爸人没回来,电话打来了。说你这次不仅影响了他的仕途,沈亦铭还想依法办你。”

    “什么?”钟欣然尖叫着跳了起来,“他凭什么这么对我?我不就找人收拾了下童晓,我也已经知错,他们家至于这样不罢休吗?童晓算什么东西,她不就是个穷丫头吗?沈家要不要这么护着她?”

    钟夫人手按着太阳穴,“她现在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丫头,我听你爸说,沈辰鹏打算娶她。”

    “什么!”钟欣然再次尖叫出声,“沈辰鹏怎么会要娶她?我才是他未婚妻。”

    “你爸也是听欣文说的,沈家并没有放消息出来。欣文和童晓关系这么好,现在又是沈家人,她说的准是真的。”

    钟欣然急哭了,抱着钟夫人,“妈,那我怎么办?我不能没有辰鹏。”

    钟夫人赌气推了她一把,“那也是你自作自受,好端端的沈家儿媳妇不做,非要跑去招惹那个童晓,我一早就跟你说了,给我忍着,只要顺利嫁进沈家,就什么威胁也没有了。你不听我的,现在就连你爸想保你都难。你爸说了,如果真依法办的话,只怕你会坐牢。”

    钟欣然整个人都傻了,“妈,我不要坐牢,我已经三十了,坐几年牢出来还有什么用。”

    钟夫人深吸一口气,低低的说道,“你爸让你给欣文打个电话,让她帮你在沈家说说好话,沈家现在大概也是顾及欣文的面子,才一直没决定对你的处置。必要的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沈家,亲自给童晓下跪道歉。”

    “妈!”

    “还不快去给欣文打电话。”

    钟夫人一声怒吼。她又何尝不觉得心酸,钟欣文,外面的女人给丈夫生下的私生女,当年那女人生病去世,钟逸正不顾她的反对把人接回家养,她能说什么呢,乖乖的给他养私生女。最后这私生女比自己女儿混的好,嫁进了沈家,被沈辰风当宝一样的养在家里,现在更是母凭子贵。

    ——

    经过两天的休息,童晓脸颊上的伤已经不那么惨不忍睹,晚餐被安暖和沈辰鹏扶着下楼跟大家一起吃。

    这两天,沈家人对她的照顾她都看在眼里,铭记在心里。

    薛玉兰好吃好喝的给她补着,欣文大着个肚子总跑去陪她聊天,安暖带着两个孩子在她房里嬉戏,沈辰鹏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亲自喂她吃饭。

    童晓从来没有被这样悉心照料过,沈家是个非常温暖的大家庭,每每在这里,她都羡慕不已。

    那天一时冲动提出要跟沈辰鹏结婚,现在静下心来想想,忽然觉得后悔了。她不该被钟欣然左右了思想,最后伤到沈辰鹏,也弄伤自己。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跟沈辰鹏开口,他这两天可是比谁都高兴,嘴角总是挂着满足的笑。

    饭间,沈辰鹏突然认真的开口,“今天趁着大家都在,我有个好消息要宣布。”

    “你有什么好消息?”

    “我跟童晓决定结婚了。”

    他所谓的消息一出,童晓先是怔住了,所有的人也都顿住了。也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的,没有人脸上露出笑容。

    薛玉兰神情有些凝重,问道,“你们是认真的吗?你的结婚对象都换了好几个了?这次若再不成,就要闹笑话了。”

    “妈,这次准能成,童晓,是吧。”

    沈辰鹏说着在童晓脸上偷亲一口。

    童晓尴尬的笑笑,说,“是,我们是认真的。”

    童晓这一说,大伙儿都乐了。

    “这敢情好呀,不过钟家那边……”薛玉兰似乎还有些犹豫。

    安暖闷哼着道,“二舅妈,钟欣然对童晓做出这种事,难不成你还指望让辰鹏娶回家吗?这种人,我可不敢跟她同一屋檐下,万一哪天她对我动手,我这么单纯,我可不是她的对手。”

    大伙儿都被逗笑了。

    沈辰风开玩笑,“还有人敢跟你动手,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安暖懒理他的调侃,转向沈亦铭,“二舅,你打算怎么处置钟欣然?”

    沈亦铭和蔼的笑笑,“这事儿我正打算找童晓商量,现在是法制社会,竟然发生这种事,理应重罚,警局的那几个罚得很重,也算是给童晓出气了,英顿的几个也做出了相应的处罚,那样的人不配为人师表。至于钟欣然,她是欣文的姐姐,是我比较为难的地方,所以想听听童晓的意见。”

    安暖哼哼,“二舅,你明知道童晓善良,你这不是明摆着放过钟欣然嘛。”

    “我不同意!”沈辰鹏放下了筷子,“其他人罚重罚轻我都可以接受,但是钟欣然不行,她是幕后主谋,其他只是执行者。如果这次您放过钟家……”

    清脆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钟欣文说了句抱歉,拿着手机走到一边。

    餐厅里顿时也平静了下来。

    沈亦铭叹气,“我倒不是想放过钟家,就怕欣文夹在中间难做。”

    ——

    钟欣然到底还是知道了事情的轻重,竟然肯跟钟欣文低头,看着来电显示的名字,钟欣文心里情绪万千。

    按下接听键,钟欣然带着哭腔的声音哀求,“欣文,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姐姐,姐姐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伤害童晓了。我今年已经三十岁,再坐几年牢出来也就完了。我也是太嫉妒了,辰鹏是我的未婚夫,他在童晓的公寓跟她共度良宵,我会吃醋会生气,都是因为我太爱他,我默默爱了他那么久,你是最清楚的。欣文,姐姐求你,无论如何要帮我在沈家人面前求情。”

    钟欣文深吸一口气,低低的说道,“这个时候你才承认你是我姐姐!”

    “欣文,以前是姐姐不对,可这次关系到我的未来,你一定要帮我。爸爸妈妈年纪都大了,如果我进去了,爸爸多年来的努力就白费了,别人会怎么看我们钟家,怎么看爸爸。”

    “够了,别说了,能帮到你的我一定会帮。沈家没人想把你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是取得童晓的原谅。认错的态度你得做出来,亲自给童晓道歉,无论用什么方式,直到她满意为止。”

    “我……”

    钟欣文怒吼,“怎么,你还犹豫吗?哪怕是跪着求她,跪在她面前自打嘴巴,你必须给我做出来。否则,谁都帮不了你。”

    钟欣文吼完挂了电话。

    再次回到餐厅,大家已经在谈论沈辰鹏和童晓的婚事。

    钟欣文走到沈亦铭面前,大着肚子的她噗通跪了下来,所有人都惊呆了。

    沈辰风当然不干了,跑过去把自己老婆扶起来,钟欣文狠狠推他一把,“别拉我。”

    沈亦铭叹气,“欣文,有事站起来说。”

    “不,二伯,请您听我把话说完。我比在座的每一位都要讨厌我的姐姐,从我进钟家开始,她跟我她母亲就一直在欺负我。我曾经经常在心里很恶毒的诅咒她们。这次她又打伤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和童晓的关系比和钟欣然亲近多了。当我看到童晓被打成那样,我恨不得双倍还给钟欣然。可是冷静下来想想,她毕竟是我的家人,如果钟欣然有事,我父亲也不会好过。他年纪大了,也是个很努力很憨厚的人,我求求二伯,可不可以放她一马,放钟家一条生路。”

    沈亦铭亲自蹲下去将钟欣文拉了起来,“欣文,二伯知道你夹在中间很为难。”

    童晓深深的吸了口气,低沉的声音说着,“伯父,我已经没事了,放过钟大小姐吧。”

    “童晓。”沈辰鹏不悦的看着她。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都算了吧。”

    童晓不想让沈亦铭为难,她也清楚的知道,当看到她被打成那副模样,大家都会同情她。可平静下来,这事确实很棘手,钟家到底还是颇有地位的人家,何况跟沈家也算是亲家。沈亦铭自然不会为了小小的她,大动干戈。

    薛玉兰欣慰的看着童晓,“晓晓,你能这么宽容,那是我们沈家的福气。你放心,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们还是会为你出气的。欣文,给你姐姐打电话,明天让她来家里一趟。”

    ——

    那天晚上,沈辰鹏对她发脾气,“你是傻子吗?被打成这样,这就放过钟欣然?”

    童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钟欣然会这样对我,归根究底是因为她太爱你,而你,当初为何要去招惹她。”

    沈辰鹏抓了抓头发,无语了。

    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憨憨的笑着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再也不去招惹任何人,这辈子有你一个就够了。”

    一个大男人对着她撒娇,童晓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嘴角抽了抽,低低的说道,“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他茫然的看着她,“这是我的房间呀。”

    童晓皱眉,“你什么意思?那我走。”

    “别呀,我的意思是,我们很快就要成为夫妻了,睡一个房间一张床那是天经地义的啊。”

    童晓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沈辰鹏,结婚的事,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再慎重考虑一下。”

    童晓话音刚落,他捧住她的脸,俯身吻住了她的唇,温柔的吸吮。童晓没料到他突然会亲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推开他。

    他没有深入,浅尝辄止,见她没有挣扎拒绝,额头抵着她的,笑说,“还用考虑什么呀,这辈子就认定你了。我们明天就去扯证,你这丫头太不靠谱,我真怕你会从我身边飞了。”

    “沈辰鹏。”她暗哑的声音喊他的名字。

    他拍拍她的头,“明天你就是我老婆了,今晚我暂且忍忍,这房间让给你。不过我得等你睡着了,才能放心的离开。乖,先去洗澡。我下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夜宵吃。”

    童晓进了浴室,温热的水花冲洗着她的身体。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对未来似乎有太多的不确定。

    躺在床上,她把眼睛闭得紧紧的。

    沈辰鹏从楼下上来时,看到她已经睡着。

    他在她床边坐了好一会儿,一会儿亲亲她的额头,一会儿亲亲她的脸颊,仿佛怎么亲都亲不够似的。不敢想象,这个丫头明天以后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以为在做梦。最后亲了亲她的小嘴,满意的离开了房间。

    走出卧室,看到沈辰风倚在墙上,像是在等他。

    “有时间吗?下去喝一杯。”

    沈辰鹏心情好,笑着调侃,“你老婆怀孕了,漫漫长夜很煎熬是吧?”

    “行了,你就别操心我了,操心一下你自己吧。”

    兄弟俩到了楼下餐厅,开了两罐啤酒。

    “真打算跟童晓结婚?”沈辰风率先开口。

    沈辰鹏啐他,“这种事还能开玩笑,你儿子都要出生了,我还不能娶老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就不怕童晓是为了报复,报复钟欣然,报复你。”

    沈辰鹏有一瞬间的晃神,接着淡然的说道,“害怕,跟担忧害怕比起来,我更愿意把她娶回家。无论她是什么目的跟我结婚,结婚以后,她就是我的人了。结果都一样,无所谓过程。”

    沈辰风还有什么话好说呢。他只是提醒一下他,可怎么做还需靠他自己。

    “这回你该感谢钟欣然吧,没有他,你哪会这么顺利娶到童晓。”

    沈辰鹏翻了个白眼,“我感谢她把我老婆打成这个样子!我他妈的真想用鞭子抽她的脸。”

    “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沈辰风损他。

    沈辰鹏火了,“你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换你老婆被人打成这样试试看,看你不心疼。换做以前,我指不定就对钟欣然动手了,现在性子已经被磨平了。”

    “你是想说你成熟了吧!”

    兄弟俩都笑了,忘了多久没有这样愉快的彻夜长谈了。

    ——

    第二天一早,天气非常好,童晓醒来时沈辰鹏已经在房间了。

    一大早看到他放大的脸,真有些恐怖的。

    “这么早,你昨晚有没有睡?”

    沈辰鹏笑着调侃,“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兴奋了一整夜,睡不着。乖,快去化个妆,咱去领结婚证。”

    童晓被他从床上拽了起来,推进了浴室。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种很不真切的感觉。

    从浴室出来,沈辰鹏又逼着她坐在化妆镜前化妆。

    “把自己收拾得漂亮些,待会儿要拍照呢。”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沈辰鹏一本正经的说着,“当然有必要,一辈子就一次的事情,得认真对待。”

    童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沈辰鹏又逼她换上漂亮的裙子,这才满意的带她离开。

    经过客厅时,薛玉兰唤住他们,“去哪儿呢,我做了早餐,先过来吃早餐。”

    沈辰鹏摆摆手,很匆忙的样子,“不吃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出去吃。”

    薛玉兰冲着他们的背影喊道,“这一大早有什么重要的事呀,连吃个早餐的时间都没有。”

    安暖坐在餐厅等早餐,笑着打趣,“舅妈,看你儿子这么猴急的样子,估计是带童晓出去开房。”

    薛玉兰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你这丫头瞎说什么呢,这一大早的……如果他们真要怎么样的话,用得着出去开房吗?在家里也没人说他们。”

    “家里当然不一样,童晓比较害羞,家里人多不方便,所以他们昨晚都是分房睡的。舅妈,你现在应该很开心吧,指不定他们很快就给你整个孙子出来了。”

    薛玉兰哼了哼,转向一旁的莫仲晖,“晖子,你看这丫头越来越口无遮拦了,你也不管管。”

    虽这么说,薛玉兰心里其实是期待的。

    安暖勾住莫仲晖的脖子,威胁似的笑道,“你敢管我吗?”

    莫仲晖宠溺的笑笑,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薛玉兰气得青筋暴露,把手里的抹布往餐桌上一丢,“你们这些小孩,越来越不分场合,也不知道害臊。”

    她说着跑出餐厅,留给他们自由的空间。

    ——

    钟夫人亲自带着钟欣然登门,短短几天时间,钟欣然仿佛瘦了一大圈,脸颊尖了,眼圈也凹进去了。大概是真的害怕吧,毕竟坐牢这种事,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那么的恐怖。

    钟夫人曾经在一些场合与薛玉兰见过,两个人还挺谈得来的。

    顾及自己的面子,她自然不会说带钟欣然过来跟童晓道歉,只说来看看钟欣文。

    大家心知肚明,也都给她面子不拆穿。

    见了家人,钟欣文并没有想象中的亲昵,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